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对未来三年北京市的低端产业疏导和升级定调
* 来源 :http://www.furnit5.cn * 发表时间 : 2020-08-09 07:43 * 浏览 :

这些人带来居住、计划生育、教育、治安等一系列社会问题。由于此类市场实行“包税制”,虽成就了一大批百万级甚至千万级富翁,但对本地税收和吸纳本地人口就业却贡献甚微。

北京市商务委副主任申金升1月22日表示,北京的低端产业疏解工作已经顺利推开,去年仅动物园批发市场就转移商户1300家,占到整个动批市场的10%。春节前,市商务委将出台首都业态升级计划,对未来三年北京市的低端产业疏导和升级定调。

政协委员吴彬也在两会中提交提案,呼吁“将小商品批发市场尽快迁出市区”,他认为,“小商品市场的迁出并不是一蹴而就,需要一定时间和过程慢慢完善,希望政府能够加快产业改革的步伐。”

杨松说,小商品批发市场是在改革开放初期,为解决城市就业和部分乡镇企业、民营企业产品销路而设立的一种适应低端消费的业态形式,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其必然要向更高级的形式转变。

据了解,目前北京市的小商品市场共有1300多个,去年各区县关停的低端市场大约100余个。申金升说,一批制造业首先要迁出去,同时,一批区域性的批发市场,如大红门批发市场、动物园、天意市场等,要有序疏解。

小商品批发市场是一种摊贩制的经营业态,多数商户主要靠走批量、薄利多销赚取微薄的利润。由于租金成本和劳动力成本上升,商户经营成本较高。有的市场要求商户买断摊位的长期经营权或永久经营权,市场风险都转移到商户身上,经营风险巨大。

当前,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北京应当学会做减法,敢于“舍得”。在科学分析和论证的基础上,对一些硬件基础条件差、经营空间狭小、妨碍交通、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下决心坚决搬迁出去。

杨松说,小商品批发市场两头在外,即经营者和经营的商品都来自外地。人员密集流动,商品大进大出。据统计,目前全市小商品批发市场直接从业人员有几十万人,如果按每位经营者带入3名家庭成员及上下游关联产业人员计算,小商品批发市场吸引外来流动人口远超百万。

从2005年以来,杨松曾经对北京城市中心区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做过深入调研,这些市场大多自发兴起于改革开放初期,从一开始就缺乏合理规划,处于自生自灭状态。

如阜外月坛地区的小商品市场、动物园地区服装一条街、大红门地区的批发市场等都是自发形成的,虽然这些低端市场曾发挥过一些积极作用,但随着北京城市现代化发展,城市中心区小商品批发市场的存在已不符合首都城市发展战略定位。

政协委员皮剑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北京给自己的定位是“政治、文化、科技”中心,那么北京就要围绕这三个中心去发展,也要围绕这三个中心去组织业态。

“当然,动批等劳动密集型经济的历史功劳不能否定,它确实为老百姓的生活提供了便利。但是作为一个特大城市,它已经慢慢不再适应北京。交通压力、环境压力,导致很多时候治理的费用比它产生的价值还大。”皮剑龙对记者说,“迁,就一定要彻底迁走,不能走了动批,又冒出一个其他批发市场来。”

杨松说,当前的主要问题一是城区的小商品交易市场究竟是搬到郊区还是搬到邻近省份不好确定,需要政府和主管部门做大量的协商、协调等服务工作,要从京津冀协同发展高度统筹考虑和安排布局。

应鼓励小商品批发市场向超市、专卖店、专业店、便利店、购物中心等现代经营业态对接和转型,经过适当改造和管理流程再造,如统一进货、统一收银、统一管理、统一人员培训等,可以升级为现代经营方式。升级改造后的市场要为消费者营造一个集观赏、购物、休闲、安全为一体的良好氛围和环境。

一些市场外迁到郊区和河北后,顾客不可能跟过去,转型最好的办法就是走总代理、总批发或区域代理之路。像改造后万通商城,摊位只提供商品展示,交易主要在网上和后台进行。

当前,北京患上了相当程度的“城市病”,其中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流动人口在城市中心区的大量聚集和无序流动。

三是市场虽然搬迁走了,商品搬迁走了,但人可能还会留下来,恐疏解流动人口的作用难以见效。

杨松强调,像红桥、万通、百荣世贸、新秀水等基础条件较好的商品交易市场,可以保留,但必须调整结构、转变经营方式、升级经营业态。应促进城区商品批发市场批零功能适当分离,减少因商品大进大出对环境的负面影响。

杨松说,中心城区的小商品批发市场选址大多集中在二环、三环路沿线,每天大量的进出货车辆给周边交通带来巨大压力,成为交通拥堵的一大根源。

杨松说,治理首都城市中心区小商品批发市场靠6个字:搬迁、升级、转型。

由于商品交易市场地处城市中心区,土地资源价值高,必须发展高附加值的产业和新的经济业态。一是发展提升生活品质的现代城市生活服务业态,如家庭社区养老、特色医疗服务产业等;二是发展现代文化创意产业;三是发展信息、电子、金融、出版等现代服务产业;四是楼宇经济。

2006年,北京市正在筹备奥运会,他曾给市政府写了名为《北京城市中心区小商品批发市场治理对策建议》的报告,得到高层领导的肯定和重视。之后,北京市曾清理关闭过一批小商品批发市场,包括天外天等。

二是搬迁补偿政策是一大难题。有些商户与市场管理方签订了长期甚至永久的经营合同,交纳了巨额的经营费用,如何补偿商户的经营损失?这将考验政府治理能力。

一些市场管理不力,流动商贩和不法商人(如卖假发票的、制作假证件的、乱发小广告的)活动猖獗,门前黑出租黑摩的强行拉客、挤占道路现象严重。

四是市场搬迁后如何方便当地居民群众的日常消费,这需要社区商业服务抓紧配套,以满足消费者需求。

这里的商品大多来自江浙和广东等地的家庭作坊,质量和进货渠道很难保证,假冒名牌商品是此类市场的顽疾。

市人大代表、北京市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玉玺表示,新发地的蔬菜等农产品属于输入型,北京本土的产量很低,基本靠从全国各地往北京输入。新发地本身不会外迁,只是要把储存、冷库加工等能够外移的功能外移。

上一篇:来自全球的高新技术云集 下一篇:没有了